马英九一箭多雕:召回驻日代表让多方措手不及!

一直以来,马英九予人的印象,是为人正直清廉认真,是“清官”、“贤官”的样板,但其行政能力及策略权谋以至应急能力,则是有所不逮,不一定是一位“能官”,因而在“贤”、“能”两者之间,可能会互相冲抵。

实际上,自他就职后不到一个月,就发生了一系列不利于他“能”方面形象的事件,令他的声望如跳水,急速下跌。正当海基会前往北京与海协谈判,签署了“周末包机”和“大陆居民赴台旅游”两项协议,使他的声望有所回升之际,又发生了台北县海钓船“联合号”在钓鱼岛海域遭日本巡逻舰撞沉事件,马政权的外交部门以至曾是“保钓英雄”的马英九本人的反应,都予人进退失据的感觉。如马政权在此事件上再失分,马英九上台后的民望,可能还不如陈水扁.

毕竟陈水扁刚上台时,民意支持度曾高达百分之七十以上,而且此纪录曾保持了四个月之久,只是到了“核四事件”才颓然崩塌,而马英九上台后未到满周月,即民望急跌。不过,如果马英九处置得当,坏事也可变好事,在展现其民族气节及铮铮风骨及软硬有度的涉外斗争艺术的同时,也可借机清扫陈水扁安插在外交系统的扁家军以至台独悍将,消除后患。

 

其中最核心的处置方式,是召回台湾驻日代表许世楷。目前台湾外交部将许世楷召回,定位尚未明确,仍留有模糊空间,亦即留下回旋余地。既有解释是“请他回来解释事件”的,也有说是为展现不满日本调查报告的。但由于外交部的新闻稿是使用召回的术语,这就并非是解释事件或外交表态那么简单

实际上,按照钱其琛主编、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的《世界外交大辞典》一书诠释,“召回外交代表”,系指派遣方政府将其驻外使节召回。在正常情况下,大多由于使节任期届满,另有任用;或由于使节退休、离职等个人原因。但有时是由于双方关系恶化,召回外交代表成为派遣方政府所采取的一种最严重的外交步骤;或因为该外交代表被驻在国政府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应驻在国的要求予以召回。

而目前的情况,许世楷既非“任期届满”,另有任用,也非“退休、离职”,更非“被驻在国政府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故其被召回,就应当是按“双方关系恶化,召回外交代表成为派遣方政府所采取的一种严重的外交步的方向解读。

但是,外交部长欧鸿炼及新闻局长史亚平却刻意将此项召回行为模糊化,声称只是让许世楷返台报告情况,显然是反映了马政权尚不愿也未打算与日本“撕脸”。因此,这个召回,很可能是借机撤换许世楷,并进而落实马政权要清理驻外人员中的扁家军悍将的先声。

其实,马政权早就有意清理整肃扁家军在外交系统中的悍将。实际上,陈水扁上台八年来,尽管苦于民进党缺乏外交人才,从外交部到驻外人员,都不得不继续使用过去国民党体系培养出来的蓝色外交人员,但派驻重要国家的代表,却不管其人是否外交专业出身,都陆续派出民进党人或台独人士出任,如美国的吴钊燮,日本的许世楷,意大利的郑欣,德国的尤清,巴林的张旭成,新加坡的郭时南,斐济的尤哈尼,欧盟的高英茂等。马英九在“3·22”大选中当选总统后,陈水扁仍要安插二十多名自己人出任驻外代表,如李南阳之于爱尔兰,赵麟之于斯威士兰等。

这些台独悍将留在外交系统重要位置,肯定不利于马英九对外政策的贯彻落实,但又苦于没有撤换他们的借口。正在此时,民进党立委发起攻击国民党籍政务官及立委的国藉及绿卡战役,意图进一步打击马英九的声望。

此举正如民进党籍立委管碧玲控告马英九的特支费案,却反过来令到自己的丈夫许阳明被检控利用特支费贪污那样,不啻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让马政权逮住了反击的机会,由外交部发布新闻稿,公布了陈水扁所任命的四名独派外交官,拥有双重国籍或外国居留权,其中就包括了许世楷。马政权这一招,除了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消解民进党的绿卡攻势之外,也是要藉此迫逼这些独派人士按民进党人自己的标准,自动辞职。

恰在此时,发生了“联合号”海钓船在钓台海域遭日本海巡舰撞沉事件。而据报导,台湾海巡署本已进入钓鱼台海域救援“联合号”的海巡艇之所以突然撤离,就是源自许世楷的“日本反应报告”。很明显,马政权以召回许世楷的方式作危机处理,是一箭多雕之举:一是要“连消带打”,反击民进党人对海巡署撤出钓鱼岛海域事态的攻击,以转移斗争视线;二是正如前述,在公布许世楷拥有日本居留权的基础上,再踩上“谎报军情”的一脚,并将“报告要求海巡署撤艇”与“日本居留权”挂联起来,暗示真正卖国的是许世楷,既痛快地反击了绿卡风波,又置许世楷于死地,为撤换他取得正当性;三是进而彰显了陈水扁所安插的外交官拥有外国居留权,在忠诚度缺乏方面的严重性,为迫逼同样拥有外国否留权甚至是双重国藉的扁家军张旭成、刘宽平、周]] >

Leave a comment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